您的位置:3的乐透乐彩票论坛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精靈城市
精靈城市

南国彩票论坛注册不了:精靈城市

精靈聚居的城市大多建立在深山之中,樹林之上,因為精靈是自然孕育的寵兒,天生的魔法和斗氣的感應者,大量的精靈是擁有修煉成就的戰士或魔法師,利用這些超凡的力量,人口稀少的精靈在大陸上擁有地位,和平和安寧,更是能夠在封閉的森林中享受長久平安的生活。
  木精靈城市費涅利瓦就是一座典型的精靈城市,城中幾萬精靈生活在成千上萬高聳茂盛的樹木改造的樹屋和用精美大理石建設的房屋中。
  今日是四月十四,木精靈三年一度授予游俠身份儀式的前一天。一片生滿鮮花芳草的河岸上,一對年輕男女正沿著河岸散步。
  「多年修行苦練,每日在森林中游行穿梭,明日便是努力得到回報的日子,薇薇安?!?br />  說話的木精靈相貌清秀纖細發色淺綠,身穿白色淡紅淡藍交織的魔力套裝,披著精靈游俠隱蔽藏匿所用的綠色褐色夾雜的披風,他身材中等,腳步輕盈,眼光凝視,看上去是個非常陽光的男生。
  「埃諾,我興奮極了,明天會是我最高興的一天?!罐鞭卑采砩系吶教鬃壩兇棚慰盞納杓?,披風上的系繩拉住外沿,包裹出她美好的身材,薇薇安頭上戴著一條鑲嵌翡翠,寶石的精美頭環,襯著一頭華麗的金發,顯示她身份不凡。
  當然,她是木精靈王的女兒,費涅利瓦的公主,城市里最優秀的精靈,魔法和斗氣的天才,過去多年的教育,訓練中,她擊敗了一個個對手,只有聰慧不失刻苦的埃諾一直跟隨在她的身后,現在,城市中也只有他配和木精靈的公主出雙入對了。
  停在一顆柳樹之下,埃諾牽住薇薇安白嫩的小手,埃諾從小在封閉的森林中生活,面對著思慕多年的佳人,心中火熱愉悅交織,一時說不出話來薇薇安見到埃諾羞澀的處男情態,走近一步,左手輕撫傾心自己的小男人臉頰「埃諾,父王母后日前已與我說得明白,明日的儀式之后,你我便是真正的游俠,從此游覽出入,自由行動,他們再不會多管一句,你我的愛情,他們也只會為我們祝福,我們在那些書籍中見到的那些事…你也想做便做,因為,我那時便真的自由了?!?br />  聽到這樣的喜訊,埃諾臉上笑開,一把抱住薇薇安溫暖柔軟的身體,激動極了,多年的陪伴,真摯的愛意,一切都將要得到回報,自己終于要得償所愿了。
  「太好了,薇薇安,我真是太高興了?!?br />  此時夕陽斜墜如金如火,仿佛沒入了晶瑩的河水,埃諾見天色不早,與薇薇安又說了幾句甜言蜜語,兩人便各自返回了家中。
  埃諾和妹妹一起生活在父母遺留的一座兩層石屋中,十數年前母親說服父親離開森林四處云游,自此未歸,不過精靈壽命極長,與自然長久相伴的木精靈更是僅次于金精靈的佼佼者,十數年不過須臾彈指,他們兄妹也就沒有懷疑。
  「琳,我回來了?!?br />  「哥哥,正好,快來吃飯吧,你可真會找時間,我才剛把飯做好呢?!鉤坷鎰叱齙納倥⑸?,嬌小可愛,即使是平凡的圍裙也能突出她胸前一對可愛的美乳,父母離開多年,埃諾一直悉心照顧妹妹,兩人感情很好。
  幸好精靈城市封閉樸素,兩人才能一直健康成長。
  「妹,今天薇薇安告訴我,菲爾德陛下說,明日開始,便不會在干涉我和薇薇安的感情了,」
  「太好了,那我真是要多多恭喜你啊?!?br />  吃過飯,兩兄妹又說了說話,埃諾要為明天賜予游俠身份的儀式養精蓄銳,便早早睡下了。
  現在,把視角提高,離開森林里的木精靈城市費涅利瓦,抬高,再抬高,掠過平原,高山,幽谷,海洋,大地上陷入夜色的人類城市,原野中在篝火前起舞的獸人部落,山巔神秘的高塔,在高于一切的更高處,跨越了密實的厚云,離亂的罡風,這一方位面的邊緣鑲嵌著許多光芒閃爍的發光體,它們有的是神明以無數人精神心意,純凈信仰抬升的神國,比如正中徐徐相對運行的太陽和月亮,有的是亙古長存的世界規則凝結的星辰,彼此之間相隔甚遠,又帶著若有若無的聯系,彼此勾連如網,包裹著這龐然浩瀚的位面,再把視角放大抬高,位面也如行星一般,在一片無限廣闊的黑暗之中徐徐滑行,如絲如絮的黑暗從規則網的夾縫之中流入,又漸漸洗脫虛空宇宙的空虛,染上位面特有的印記,蛻變成原始的能量,或者說位面運行的根本動力,無聲的融入空氣,同時,也有無數細微的碎屑流出世界位面的邊緣,在虛空中漸漸消磨無形,這運轉不停的永恒過程便是整個位面運行的原理。
  但是變化就在這個平常的四月十四到來了,無垠的黑暗中「飛」來了一點變幻不定的光芒,不,不是飛,而是在無窮遙遠的某處,接收到位面運行中自然流下的一點碎片,之后慢慢加速將自身吸引過來的。
  光芒漸漸靠近,很快跨越了一道無形的界限,立刻,它放緩了速度,開始急劇吸引周遭的無形黑暗本質,只在剎那間形成了一層層抵抗查探消磨的透明?;げ?,仿佛蛻變為了一顆晶石,只是內里的光芒依舊變幻不定。
  神國與位面是一體共生的,可以說是用位面力量私自鑄造的小位面,只是它們個個功能獨特,缺一不可,自然和位面和諧共處,互相成就。
  此時乃是深夜,神威無量的太陽已經暫時走入陰影之中,為萬物留下沉睡休息的時間,于是,溫柔的月亮立時對無數星辰發出了調整號令。
  位面之網的結構細微扭轉一線,晶石隨后便被一層層光線和位面對外連接的星辰靠近了。
  剎那間數十種不同的檢測如同一縷縷微風拂過,物質的結構,能量的波動,對以往來歷的搜索,甚至是跨越因果和時間的探查,可惜,在任何力量生效的前一個剎那,晶石表面已經變幻成平凡的灰色巖石外表,任何調查的反饋都只會是毫無破綻。
  跨越了規則網,晶石也就洗脫了虛空的氣味,成為了天地之間事物,換句話說,馬上就要獲得合法身份。
  「怎么會有這么均勻的隕石?」
  神國中無形的意念閃動,本質性的規則驟然發動,拉扯擠壓的力量數百萬倍的提升,立時無形的立場將晶石粉碎,可惜正主在晶石破裂的剎那被「撕」成三塊,絲絲縷縷隨著裂縫如光似電的流入了世界,只留下隨手捏合的空殼碎片。
  無形無質的神明意志掃過碎片,辯明不過是宇宙中無形的一點念頭,被神意拂過化為虛無,立時見微知著,這是化虛為實,虛空造物的力量,如果有無窮法力運轉,甚至可以捏合虛空,直接生造一塊大陸,有這種高深莫測的手段,是哪方世界的神圣?
  神國繼續運轉,開始向著地上的人間世界投射信息。
  一分為三的異色光芒極速飛行,剎那間已過了罡風電云,隨后運轉一圈,已經是采集了無數個生靈的信息,詭秘的交流過后,便向著地下直墜而下,臨近大地時,才一下子向三個方向飛去,一縷純綠色異光,已經飛入了費涅利瓦的林間,來回兜轉幾次,絲毫沒有觸動機警的森林衛士或是種種魔法探測。
  最后在市中心停下,無視樹木,石墻,徑直無聲沒入了床上已經陷入沉睡之中的埃諾的身體。
  接觸到埃諾身體的剎那,光芒剎那間分解,那是一種極為自然的融入,光芒中隱藏的意念運轉,開始對他的身體,精神和靈魂做深層次的檢測,與之前批量收集的數據一一對應,混種木精靈,年齡21自然年,基本完善的中低級魔法,略略有成的自然斗氣…
  記憶讀取,人際關系,薇薇安,琳,開始不太熟悉的父母,性格分析,精神力…
  檢測完畢,宿主模型構建完成,系統預加載完成…附體程序開始運行。
  魔力儲存連接完成,斗氣連接完成…
  虛空魔力爐啟動……
  開始構成夢境系…
  場景加載完畢,暗示場啟動,人物1 連接…人物2 連接…埃諾心思開朗單純,很少做夢,但是隨著系統對他身體激素分泌,應激反射,神經信號的全面掌握,完善的夢境開始構建。
  仍是在芬芳鮮艷的草地上,埃諾上午剛剛完成了授予游俠身份的儀式,薇薇安之前在他耳邊親密的說,到河邊來,埃諾心里隱隱約約猜到了自己今天將會得到什么,此時此刻心情已經興奮到了極點。
  埃諾看到了薇薇安,可是她正和一個不認識的中年人類說著話。
  「埃諾!你來了?!?br />  薇薇安款款而行,她此時并未穿著精靈游俠的套裝,而是換了一件修長性感的無袖長裙,那是木精靈祭祀神明說穿的祭司的裙袍,但是似乎進行了特別的裁剪,薇薇安一邁開腿,光滑的白色絲綢便向兩邊自然的滑開,露出一條光滑的大腿,薇薇安的腿很直很白,細嫩無暇,埃諾看著自己心儀的美人,奇怪于為什么會有一個少見的人類待在這里,心里有些不滿于這人破壞自己和薇薇安的獨處。
  「薇薇安,我來了,這…這人類是誰呀?我從未見到過他?!埂負?,他的身份并不重要,埃諾,我昨天便答應過你,今天你可以實現你的愿望了?!?br />  說著,薇薇安已和埃諾臉貼臉的站在一起,精靈公主純凈的呼吸打在他身上,薇薇安的話好像一下子在埃諾的胸膛里點燃了火焰。
  「薇薇安,你的意思是,是我可以…,可以嗎?」「好了,不要這么靦腆,你可是一個男人啊,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盡情的撫摸我,親吻我,把你勃起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得到我的處女,用你的陽具讓我高潮,把你的精子射入我的體內,讓我懷孕?!掛渙游刺幕壩鏌幌倫右×稅E?,薇薇安是極有儀態,講求禮數的木精靈公主,怎么會突然說出這種粗俗污穢的話呢?
  「啊呃,薇薇安,你今天怎么…?」
  埃諾結巴的話還未說出口,薇薇安已經湊了上來,用自己的紅唇印上了埃諾的嘴唇,同時,她的右手已經想著埃諾的褲襠撫去,隔著薄薄的布層,來回摸到了埃諾開始充血興奮的陽物。
  熱辣的長吻之后,薇薇安張開嘴巴,她平時只會撫摸長弓的右手已經將埃諾褲襠中充血的陽物捏住了。
  「埃諾,你興奮起來了,你看,你的陽物開始勃起了」「薇薇安,我很高興,可是這里…」
  后面的人類走了過來,埃諾看向他,此前他并未見過幾個人類,他對人類這個種族也并無特殊的主觀好惡,不過老實說,眼前的男人確實很丑,對方身材低矮肥胖,就像個大梨似的,穿著一條藍色的半短褲子,似乎是媽的,上身的衣服是陳舊的白色,上面還有一團發暗的污跡,男人的臉上滿是橫肉,頭上的黑色毛發也稀疏了,滿臉是油膩,感覺丑陋又惡心。
  「薇薇安」
  男人開腔了,聲音粗啞難聽「親愛的,你該和他說明了吧」親愛的?埃諾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問這人類怎么敢口吐這種僭越之詞,薇薇安溫柔的手已在他的褲襠處輕捏了一下,吸引了他的注意。
  「埃諾,你的身體興奮了,你已經準備好了進行性交,可是,我要提醒你,我的身體還沒有準備好,」
  薇薇安的左手拉過埃諾的右手摸向她的股間,隔著一層細薄的絲綢,埃諾的手指能感覺出薇薇安下身陰唇閉合的形狀「你看,我的陰唇還緊閉著,我的陰道沒有分泌淫水,我的身體沒有興奮起來,你的雞巴還不能插入進來,你會刮痛我的,你也不想傷害我吧?!?br />  「當然,薇薇安,那你要怎么興奮起來呢」
  下身被撩撥起來的埃諾忙不迭的問道。
  「男歡女愛,人之常情,埃諾,女人和男人一樣都在尋求著性愛的歡愉,只要看到勃起的陽具,看著它粗壯的莖身,飽滿的龜頭,看到蓄滿了精子的睪丸,讓高聳的雞巴在我的胯間摩擦一下,我就會興奮起來,從陰道里流出淫水,潤濕我的陰唇,做好迎接陽具和精子的準備?!?br />  「薇薇安,你怎么會這樣說話?」
  埃諾本能的感覺到眼前的女友似乎有些奇怪「會這樣說?」薇薇安輕笑一聲,右手仍然輕輕撫慰著埃諾勃起的下體,語氣溫柔道「埃諾,我的愛人,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你想我坦承了心中的愛意,所以我也把最真實的心靈展示給你,性愛每時每刻都盤繞在我的腦海中,我無數次想和你進行結合,因為我一看到勃起的雞巴就會合不攏腿,因為我不能拒絕陽具對我的侵占,我要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奪取我的處女,用精子讓我懷孕,這是我,木精靈公主,菲德爾和阿娜絲塔的女兒薇薇安心中的真實?!?br />  薇薇安右手中閃過一道白光,周圍無形的空氣立刻被調動起來,壓縮成透明的氣刃,輕輕一繞,無限鋒利的刀刃埃諾下身的褲子和內褲變成了零散的布片,他下身的陽物露了出來。
  「嗯,木精靈族天生體毛稀疏,果然是如此,」后面的男人點頭道埃諾胯下的陽物沒了束縛,呈九十度直立起來,他的陽物白嫩可愛,能看到上面的幾條細小的血管,下面吊著兩粒圓圓的睪丸,前端的龜頭上半裹著包皮,能看到紅色的龜頭和馬眼。
  薇薇安蹲了下來,兩條白嫩大腿脫離了長裙的包裹,暴露在空氣之中。
  她的右手小指在下,握住埃諾勃起的陽具,抬頭對著因暴露下身而羞紅了臉的埃諾輕輕嘆了一口氣,埃諾,你的陽物尺寸并不大呀,看著它,我的身體一點反應也沒有,我根本感覺不到你身體的性愛的信號,我感覺不到你的興奮和欲望,我的陰道一點液體也沒有產生?;岵換?,你的陽物還沒有成熟,它只是一根小雞雞啊。
  薇薇安輕輕皺眉,手里緩慢的上下擼動了幾下,讓埃諾羞的嗯了一聲「來,讓我好好看一看,你的小雞雞性能力怎么樣,我要好好的確認一下,這是我們第一次如此親密的接觸呢」。
  薇薇安的左手捏住了埃諾的兩粒睪丸,手指輕捏,右手則是不停的來回撫摸,下身初次受到刺激的埃諾,只能紅著臉不是發出羞澀聲,完全忘記了旁邊還有一個完全不認識的惡心大叔在看著這一切。
  「莖身勃起的硬度不夠,可能是天生的缺憾,睪丸綿軟,產生的精子質量不高…」
  薇薇安可愛的鼓了一下臉頰,「埃諾,你這是怎么搞的啊,你的小雞雞看起來不是很適合性愛,不能插進我的陰道里啊,只剩下最后的一步了,來,讓我撥開你的包皮,全面的看一看你的龜頭怎么樣吧?!罐鞭卑殘蕹さ氖種改笞“E檔墓暉釩?,緩緩下拉,白嫩的包皮褪開,整個龜頭都露了出來,「手指沿著龜頭的邊緣繞了一圈,輕輕劃過粉紅的邊緣,又在馬眼處輕輕抵住,薇薇安的右手輕搖,左手順著睪丸下邊撩撥了幾下?!拐庵種按游從泄奶逖榱⒖袒骼A舜δ邪E?,他的身體抖動了幾下,薇薇安的右手摸到了輸精管的脈動,可是,埃諾的馬眼張合之間,整根東西好像沒上氣的水槍,淡白色的精液只是一股一股流了下來,稀薄的都掛不住,順著薇薇安的手背迅速的流下。
  同時,現實世界之中,身心徹底沉入這場詭異春夢的埃諾,下身的陽物同樣已經充血到了極點,高頂在褲襠之中,頂端的先走汁已經洇濕了一小塊布料,就在夢境中射精的同時,埃諾勃起的陽物同樣顫抖著開始第一次噴射處男的初精,只是和夢境里稀薄寡淡的幾滴稀水不同,埃諾的龜頭顫抖著漏出大股白膩粘稠的精子,甚至還帶著精靈血統天生的某種清新氣息,和精液的腥臭夾雜在一起。
  夢境中,薇薇安收回手,用粉紅的小舌頭舔過手背上的一點點精液,她俏麗的臉龐上露出遺憾的表情,「龜頭的質量不好,你的精液也稀薄沒有味道,埃諾,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看你的小雞雞,它居然這么無能,這么虛弱,已經疲軟下去了,」
  薇薇安的手指輕輕托了一下已經疲軟下去,落在睪丸上好像一個小茶壺的肉棒「埃諾,太遺憾了,你的小雞雞根本沒有喚醒我的本能,可是我心里還想著和一根大雞巴進行性愛啊,這對我是一種辜負和背叛?!拐饈?,男人走近了過來,他的兩只大手按住了薇薇安的雙肩,「親愛的,你的男朋友已經表現完了,現在看看我的雞巴吧」「你這家伙要干什么!」
  埃諾剛說出聲,眼神卻和薇薇安好像隱藏著星辰光芒的雙目對上了,身周的空氣變得堅硬而沉重,就像突然落下了一層厚厚的盔甲,埃諾被沉重的空氣束縛一下子壓住,坐倒在地,就連兩條手臂也抬不起來了,埃諾下意識地調動著身體中修行打磨的斗氣,但只感到一陣陣無力虛弱,想利用精神力引導魔法咒語,也只覺得頭昏腦脹,于是,埃諾就這樣被按倒在了地上,只能乖乖看著男人向著薇薇安伸手了。
  薇薇安輕輕揮手,輕盈的空氣刃將惡心大叔下身的褲子去掉,立刻,一條粗壯的黑色陽具露了出來,惡心男的陽物粗,長,黑,生在一大篷茂盛的黑毛中,而且和埃諾干干凈凈的小棒棒不同,還帶著一股極為腥臭的惡心味道。
  但是埃諾的臉色卻變得扭曲起來,因為他看到薇薇安的眼光已經被釘到了大叔還沒有開始勃起的肉棒上,她可愛的臉蛋離那條粗黑的淫物只有十幾厘米遠,她已經開始漸漸的臉紅起來。
  「摸摸?!勾笫宓幕安穢從謔且簧?,薇薇安白嫩的小手伸向粗大的雞巴,她的手指在微微跳動的青筋上劃過,一只手握住雞巴的前端,輕輕向上抬起,露出的是兩團碩大s 覆蓋著黑毛的大睪丸,薇薇安的手捧住那兩顆碩大的睪丸,她好像發現了稀世的珍寶,臉上帶上的興奮的紅暈。
  薇薇安回過頭來,手里還輕輕踮著那巨大的陽物。
  「埃諾,看啊,這時多么強壯的大雞巴,想想吧,一旦我和他開始性交,我會立刻被這根粗壯的雞巴俘虜的,」
  薇薇安挪動了一下雙腿,她的股間來回摩擦了幾下,站了起來,用半蹲的姿勢岔開了兩條修長的大腿,她的股間只有祭司長裙垂下的一條絲綢,搭在她的陰戶上,埃諾能看到,薇薇安的陰戶開始變濕了,淫水已經將那輕薄的絲綢洇濕的半透明了,他能看到一條暗色。
  大叔左手摟住薇薇安的細腰,右手從長裙邊上開出的縫隙伸向了薇薇安的胸前。
  胡蘿卜般的粗手指迅速攀上好似倒扣玉碗的山峰,薇薇安從沒有男人冒犯過的純潔蓓蕾落入了他的掌心,惡心的大叔開始來回揉動起來,薇薇安向后回過頭去,和惡心的大叔舌吻在一起,埃諾優越的精靈視力讓他看到薇薇安粉紅的小舌頭和大叔惡心暗紅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分泌著晶瑩的口水,薇薇安的表情很怪,激動,興奮,還有埃諾不愿意承認的…淫蕩。
  大叔的左手抓住薇薇安腹間的裙布,用力向下一撕,她身上的祭司裙好像一片要飄走的云彩一樣,刷的落到了腳邊。
  埃諾從未見到過的,愛慕多年的薇薇安的裸體,就這樣出現在他的夢里,雖然這似乎是個噩夢。埃諾只是驚愕的面對著眼前的一切,大腦空白的一言不發,他根本無法想象馬上要發生的一切,更是感受到一種極為痛苦和憤怒的情緒,但他卻根本爬不起來,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薇薇安的身體好像白玉打磨的一般,從頭頂到腳底每一寸都是美麗的,可是,她現在卻以一種極為淫蕩的,岔開雙腿的姿勢站在埃諾眼前,她渾圓飽滿的雙乳,正被一支生滿老繭的黑手盡情褻玩,來回揉捏成各種淫蕩的形狀,上面鑲嵌的粉紅尖頂也被手指揉搓的挺了起來,埃諾甚至能看清薇薇安乳暈上幾粒凸起的雞皮疙瘩,形狀完美的乳房柔軟而充滿彈性,忠實反映這手指和手掌來回施加的壓力。
  同時,大叔的左手一路向下,滑過薇薇安平滑的小腹和完美的肚臍,已經落到她被淫水洇潤的陰戶之上。
  埃諾當然也是第一次見到陰部,性啟蒙的緊張感讓他目不移睛薇薇安的陰部閉合完整,兩片陰唇中間合住,只露出上面的一點紅紅的陰核。埃諾并不認識這是所謂的一線天。不過他已經趴下去的小雞雞面對著薇薇安的陰戶跳動了幾下,似乎要重整旗鼓。
  大叔的手指在薇薇安的陰戶上摸過一把,一下按住了唯一外露的陰核,上下搓動起來,嗚唔,薇薇安發出一陣淫蕩的哼聲,看起來,陰核受襲讓她更加興奮了,大叔收回舌頭結束了長吻,兩人的舌頭上拉出了一條淫蕩的晶瑩的線,薇薇安的嘴巴暫時自由,她又轉過頭來,美麗的臉上帶著一層紅暈。
  「嗚嗚,埃諾,你又要挺起你的小雞雞了嗎,可是,已經太晚了,我的身體只會拒絕你的小雞雞啊,不過,你還可以抱住我,來吧,看著我被粗大的雞巴插入,奪走處女,被粗大雞巴的精子受孕,嗚啊?!罐鞭卑膊讀艘幌?,惡心大叔的手指正在她的陰戶里攪動挖掘著,此刻他拔出的彎曲手指從薇薇安的陰戶中掏出了一股淫水,晶瑩的淫水順著薇薇安岔開的長腿流了下來,她的大陰唇隨著興奮漸漸分開了,能看到里面輕輕抽動伸縮的粉紅色鮮嫩蜜肉。
  大叔的大雞巴從薇薇安的胯下伸了過來,他前后挺動肥腰,黑色的大雞巴也前后伸縮,在薇薇安的陰戶表面來回摩擦著,上面沾滿了亮晶晶的淫水。
  這幅淫靡不堪的場景令埃諾垂頭喪氣的小雞抬起了頭,甚至比之前薇薇安伸手撫摸時勃起的更高,以一百二十度向上抬起,紅紅的小龜頭好像要從包皮中探出,但略略露出馬眼之后,就無能為力了。
  這時,薇薇安先前釋放的束縛術消失了,埃諾立刻爬了起來,來到了被大叔玩弄的薇薇安身前,埃諾伸手拉住了薇薇安的右臂。
  「你放開她啊,薇薇安,你為什么要這樣」
  「埃諾,我想要性愛啊,我想要雞巴插入我,你看,我的淫水都止不住了?!埂縛墑?,可是,我…」
  大叔打斷了埃諾臉紅耳赤的聲音「小哥,你的雞巴根本不行啊,不要在糾纏了,好好看著吧,她的一切都要屬于我了?!?br />  說著大叔的雙手放到了薇薇安的腰上,按著她飽滿的臀部,把薇薇安的下身一下子固定住了,同時大叔的腰也向后退去,雞巴粗圓的大龜頭對準了薇薇安張開的陰戶。
  這時,薇薇安看著埃諾,她的表情淫蕩極了,好像已經等待了無數歲月,終于要得到滿足了。但是看著埃諾急促痛苦的樣子,薇薇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埃諾,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真是個任性的家伙,我以前都沒發現啊,你就這么想和我性交嗎,就用你那根早泄的小雞雞,好啦,誰讓我已經答應你了呢,你不想讓大叔粗大的雞巴干進來,就把我從他的手上拉開吧?!罐鞭卑脖獗庾?,露出一個溫柔的表情繼續說道,「來啊,像個男子漢嘛,親手把我抓住,從大叔的雞巴上拿開啊,然后把著我的屁股,把你的小雞雞狠狠插進來吧?!?br />  大叔的臉同樣興奮的發紅,他的龜頭已經碰到了薇薇安兩片陰唇之間的洞口,馬上就要整根進入,奪取薇薇安純潔的處女了。但這時他卻停了下來,不屑的笑著。
  「怎么,小哥你要動手嗎,大叔我也是個很好說話的人啊,只要伸手一拉,我就把小薇薇安還給你,讓你的小雞巴享受一下,小薇薇安的逼是一線天啊,一插進去,小雞巴肯定會爽到腿軟啊,嘿嘿?!?br />  沒想到薇薇安突然這樣說,埃諾的手立刻握緊了薇薇安。
  可是他就像又中了一萬種封印魔法似的,連半點動作也沒有。
  埃諾低下頭去,眼睛看著頂到薇薇安門戶上的黑色大龜頭,和自己挺起的雞雞,連對方的一半尺寸都遠不如,睪丸,莖身,全都不如。
  一條無能的小雞,能搶這種大雞巴的逼日嗎?
  自己,有資格得到薇薇安的處女嗎,木精靈公主,不應該被大雞巴破處受孕,反而要和小雞雞性愛嗎?
  埃諾不敢再想答案了,他的身體顫抖起來,埃諾慢慢抬起了頭「怎么了?埃諾,想和我做愛的話,就自己動手吧,我會忍著的,一定讓你舒服?!拱E檔牧臣粘槎思趕?,他的嘴角勉強咧開了。
  「我,不了…」
  「哈哈哈,什么啊,小哥,行,那你可不要眨眼,看好吧。惡心大叔豪邁的大聲說道,沉腰坐馬,開始蓄力,一臉便秘的樣子,好像要完成什么偉大的工作了,其實只是用雞巴幫別人心愛的女友破處?!估戳?!
  惡心大叔的雞巴毫無阻礙的直接插入了薇薇安的陰部,整根粗大強健的陰莖盡根而入。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哦哦——」
  薇薇安被劇烈的痛苦和快感刺激的仰頭大叫起來,她的雙手搭上身前埃諾的肩膀,兩只好像白玉雕琢的小腳弓形彎曲,只用腳尖踩在地上,好像薇薇安被大叔粗大的雞巴挑了起來似的,啊啊,好像確實是這樣呢。
  「嗯,果然很緊啊,里面蠕動的很厲害啊,想把大叔我擠出來嗎?太小看我啦!」
  大叔的臉皮抽搐著,他肥壯的粗腰開始不停的挺動起來,就像安裝了一部高馬力發動機似的。粗壯的雞巴向外抽出,上面已經沾滿了處子的鮮紅和淫水,莖身上鼓凸的青筋跳動著,又狠狠插入了兩片陰唇嫩肉之間的小穴中,大叔的身體和薇薇安通過一根粗大的雞巴連接在一起,大叔神情極為嚴肅,飛快的前后挺腰,就像打樁機一樣不停的侵犯薇薇安。
  薇薇安胯間的陰戶隨著雞巴來回肆意侵占,緊閉的陰唇被大大分開了,在抽插中帶出了里面粉紅的腔肉,薇薇安的身體就像風浪中的小舟,隨著大叔插入的節奏不停的上下起伏,她胸前兩團碩大無朋的乳峰來回搖動,好似兩只裝滿水的袋子,她的興奮挺立的乳頭拂過埃諾的胸前,手臂抱住埃諾的脖子,把他當成了迎接大叔性愛沖擊的緩沖。
  埃諾的雙手放在兩邊,他已經徹底混亂了,甚至不敢回想自己為什么不敢把薇薇安從要瘋狂侵犯她的大雞巴上解救下來,想惡心的大叔去昭示自己作為男友的身份,他身體僵硬著,只能默默看著薇薇安被大叔破處奸淫。
  大叔的雞巴一次次野蠻的撞開陰唇,和薇薇安本能收緊的鮮嫩陰肉不停對抗,然后輕易的將其徹底征服,雞巴粗糙的表面幾乎完全開發了薇薇安淫穴里細密的褶皺和緊縮的肌肉,在進退,排擠,松緊的變幻中,漸漸將薇薇安送上高潮。
  感覺到薇薇安下體細微的變化,大叔開始同步加快插入的速度,兩坨大睪丸晃動著裝在薇薇安的雪臀上,發出一連串的啪啪聲。
  大叔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猛,從未性交過的薇薇安兩只小腳掂不動了,她的身體繼續前傾,把重心移到了眼前僵硬著的男友身上,薇薇安柔軟青春的身體和埃諾抱在一起,如果沒有身后用力耕耘的大叔,那這一定是充滿了浪漫的畫面,可是現在,大叔和少女劇烈交合的下身讓一切都變得無比的淫靡。
  「嗯嗯,啊,我…啊…好舒服啊,不,不行了,要…」「喝,哈,怎么,薇薇安要高潮了嗎,好,大叔我會一定讓你爽個夠,大叔的精子已經準備好了?!?br />  「啊啊,?!E?,看啊,剛剛被大叔插入的,我的處女小穴要被注入精子了,埃諾,你可不要眨眼啊?!?br />  薇薇安扶著埃諾的身體,吐出了無比淫靡的話語。
  埃諾好像木頭雕刻的人偶一樣,一聲不吭,只有胯下挺起的棒棒不是的抖動一下。
  大叔強力的性交動作在薇薇安的股間摩擦出了一團泡沫,被淫水潤滑過的強壯陽具插入少女緊嫩的小穴,不停的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大叔的動作越來越快,薇薇安腰肢的擺動完全迎合著他,讓自己的身體被最大程度的瘋狂侵犯著。
  忽然,薇薇安雙眼圓瞪,她張開嘴,好像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粉嫩的舌頭都伸了出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哦——」
  薇薇安的身體迎來了第一次高潮,對薇薇安的反應了如指掌的大叔已經緊緊把握住她白嫩的臀瓣,手指把雪白的臀肉擠開,用力到陷入了進去,大叔提前一瞬,把下體退出到只留下大龜頭被薇薇安兩片柔軟的陰唇包住,保持整根莖體都抽出的姿勢,讓后用盡全身的力量狠狠將雞巴粗暴的刺入了薇薇安溫暖細嫩的淫肉之中。
  大叔睪丸本來因興奮和性交膨脹得光滑飽滿,現在顫動著一漲一縮,大叔的身體也一下一下有節奏的顫抖著。兩人結合的地方傳來怪異的抽搐和噴射的聲音,咕唧,噗哧噗哧,大叔的雞巴頂著薇薇安從來無人進入過的,神圣純潔的子宮,一股有一股的發射著大量的精液,億萬新鮮健康的精子流入子宮,迅速的強占著每一寸角落。
  良久,薇薇安也好像被玩壞的洋娃娃一樣一動不動,大叔保持著深深插入的姿勢,但是神情凝重,就像猥瑣肥胖版的思考者一樣。
  「呼,第一發射出來啦!」
  大叔常常呼出一口氣,一下子把自己射精完畢的雞巴拔了出來薇薇安的陰唇裹著后退的大龜頭,發出一個淫蕩的「唧」聲,接著流出了一大股白紅夾雜的粘液,那是混合著處血,淫水和新鮮精子的混合物,被大雞巴來回攪合的已經半固態般粘稠,掛在薇薇安徐徐閉合的陰戶上對抗著重力不肯落下,顯得極為淫蕩。
  沒有了身后雞巴的支撐,薇薇安重心不穩頹然向下坐倒,支撐著她的埃諾好像機器人通了電一樣,一下子跪在地上,一把伸手扶住了心愛的女友。
  薇薇安凌亂的呼吸漸漸平復,她的嘴角還殘留著一線晶瑩的口水,好像恢復了精靈公主的高貴,美麗,只是臉頰上還染著一點極度興奮的潮紅。
  「薇薇安,你還好嗎,我看著你,我,我好心痛…」埃諾嚅囁著嘴唇,想表達關心卻不知從何說起??醋拋約罕凰烈馇址傅吶?,他要抑制不住眼眶中的淚水了。
  薇薇安嘴角綻放溫柔的笑容,她伸手抹去埃諾的淚花「吶,埃諾,你真不堅強啊,剛剛明明是你默認了人家被大叔給插到高潮受精的,哭什么?我對大雞巴性愛享受到了極點啊,我好幸福,我好滿足,埃諾你應該高興的祝賀我啊,祝賀我終于進行性交,怎么了,有什么不高興的,你看你眼淚汪汪了耶?!掛慌緣拇笫逕詈粑復?,伸手輕輕擼動了幾下九十度挺立的雞巴,無聲的靠近了薇薇安的身后,大叔伸手把住坐在地上的薇薇安的細腰,「來吧,休息好了就開始第二次吧,」
  薇薇安十分配合,伸手一推,埃諾仰面倒下,用右手手肘支住地面,驚愕的看著薇薇安。
  她已經像小狗一樣用雙膝雙肘支住地面,把屁股抬了起來。
  惡心大叔伸手扶住自己黑粗的雞巴,用龜頭撩撥幾下薇薇安閉住的陰唇,撥開的陰唇里滿是半透明的淫水和精子。
  「呵呵,小薇薇安的身體好緊啊,已經把精液給夾緊了嗎,你回復的好快啊,可是大叔我也不能服輸啊,準備好喔,大叔的雞巴來了?!埂傅?,等一下,不要啊,不要再讓他…讓他插,插你了,薇薇安,求你了?!拱E檔難劾崍髁訟呂?,聲音顫抖著懇求道。
  大叔的臉皮抽動了一下,「小哥,你不懂事啊,是小薇薇安一看到我,就自己合不攏腿啦,為什么你這么婆媽,一點男子漢氣概也沒有啊?!罐鞭卑殘忝嘉Ⅴ?,像個教育小朋友的老師,「埃諾,不讓大叔的雞巴插入我的陰道里?我的身體在說「不」啦,而且,你也不想和我性愛啊,我不是得不到滿足了嗎,你也要考慮考慮人家啊,不能只顧自己的想法嘛?!埂縛墑?,我真的,吸溜,好難受啊,看著你,我很難受啊。
  埃諾鼻涕耶流了下來,樣子可憐極了?!?br />  大叔「啊」了一聲,拍了下腦門「誒呀,小哥你有話說清楚嘛,大叔可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啊,難受了?你不懂啦,是你的小雞在難受,小薇薇安,幫他社保吧,對男友你也多少體貼一點吧?!?br />  「哎?什么是社保?」
  「薇薇安你不懂嗎,就是射精啊,小哥他剛剛看爽了,想爽一下而已啦?!埂甘鍬??這樣啊,埃諾,來,那我用手幫幫你吧,男生長大了不能害羞的,人家都會看不起你呀?!?br />  薇薇安鼓鼓臉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無奈,右手再次摸向埃諾挺起的陽物。
  「嗯,有點點熱哎,可惜差的還是太遠了,吶吶,埃諾,要好好的感謝人家啊,明明都決定不和你一起了,」
  忍耐著下手被女友雪白柔荑輕輕搓動的快感,埃諾紅著臉勉強開口「等等,等等啊薇薇安」
  「嗯,又怎么了?」
  「薇薇安,我,我也想要和你進行性愛…求求你了,不要再讓…讓這個人插你了,」
  薇薇安皺皺眉,大叔此刻并沒有閑著對準了兩片陰唇中央的龜頭正來回輕輕摩擦,讓薇薇安的臉蛋又變紅了。
  「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想和差勁的小雞雞做愛啊,你一點都不講道理耶,現在是我可憐你想要射精的小雞雞啊,真是的?!罐鞭卑采羝鋈崦?,似乎是下身處不斷摩擦的龜頭讓她要忍耐不住了。她的語氣里也帶上了一絲怒意。埃諾聽到女友生氣的意思,立刻低下了頭,一副極度灰心喪氣的可憐樣子??醋潘萇誦《鏌謊目閃弈苧?,薇薇安只得又嘆了一口氣「唉,這樣好了,人家就在給你一次機會,吶,聽好了哦,現在開始,就讓大叔的大雞巴和你的小雞雞再比試一次好了,我現在幫你射精,可是大叔也要隨意插入我的穴穴里,如果大叔下次射精的時候,你的雞雞還沒有射得硬不了的話,你就可以隨便和我做愛了,用你比大叔更持久,更有耐力的雞雞插入我,射精也隨你的意?!?br />  埃諾只是低著頭,一言不發。
  「喂,你不要太過分啦,明明是個男子漢啊,大家也不會事事都讓著你啊,我已經很公平了?!?br />  薇薇安的手指收緊,輕輕捏了一下指尖包皮裹住的小頭。
  埃諾的身體顫動了一下,他抬起頭點了點。
  「好的,薇薇安,我…我愿意接受比試,我會向你證明自己是男人的?!勾笫宓撓沂植煌H嗄笞呸鞭卑舶啄鄣鈉ü?,他不屑的哼了一聲「好啊,小哥,很有志氣嘛,那我也不會服輸??!我也接受比試,不過,呵呵,這次直到小薇薇安昏過去為止,大叔我都會一直堅持下去,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啊?!顧低?,大叔的身體俯下,兩只大手捏住薇薇安的身體去,肥厚的腎體想發動的火車頭一樣,把粗大的雞巴毫無阻力的猛然插入,龜頭直接撞上了薇薇安剛剛才被灌入大量精子的子宮。
  薇薇安就像一幢地震里的小房子,整個人猛晃一下,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不過,她還是盡量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男友勃起著的陽物上,右手手指握成環狀,握住了白嫩可愛的包莖雞雞。
  薇薇安的下身不斷迎合打出來回不斷的劇烈活塞運動,身體被惡心肥胖的中年人帶著前后搖擺,兩團性感完美的乳房也淫蕩的晃動著,在重力的作用下像半液態的一樣,非常的色情。
  隨著淫肉被不停擠開的節奏,薇薇安的手也來回晃動著,被她捏住的包皮上下活動,只是藏在里面的龜頭始終沒有被剝出來。
  感受著大叔粗壯野蠻的強大雞巴給自己帶來的強烈快感,薇薇安的表情漸漸扭曲了,就像發情的野獸一樣,看著女友和人激烈淫蕩的性愛秀,下身還在不停的享受她手淫的服務埃諾感覺自己胸腔里的熱血都要一股腦沖入陽具中了,可是不管他多著急,下身的陽物并沒有繼續變大,只是在馬眼處漏出一些先走汁,讓包皮來回運動的順滑了一點。
  感覺到整根莖身上的快感越來越強,埃諾的臉漲紅了,想要用力的緊繃把精子鎖在陽物里面,盡量在生殖力的比試中表現的更好,可是薇薇安的手柔軟細膩,白皙修長,得到她這樣的手淫服務是第一次,讓他的陽物舒服到了極點,他的身體忠實地做出反應。
  「嗯,嗯嗯…啊」
  埃諾低聲哼哼著,下身在女友的指縫間抖動起來,輕薄稀少的精液流了出來,淡淡的白精像水滴似的流下,然后,本就半軟不硬的陽物就像丟了魂,充血的狀態又開始消退。
  薇薇安看著手中耷拉下來的陽物,手指輕輕捏了幾下,她的表情都有點復雜了,埃諾簡直不敢看她。
  這時,一直看著他們默默享受著薇薇安濕滑緊嫩蜜穴的惡心大叔,調整了大進大出,盡根插入的原始動作,改成深淺不一,更有節奏的技巧型流派,用粗黑龜頭在剛剛破處的處穴中來回鉤,挑,磨,拉,準備讓薇薇安接下來不止騷的叉開腿,還要把她的新鮮淫穴插到泄的合不攏腿。
  「啊啊…這是,啊…好舒服啊」
  薇薇安的臉更紅了,她的身體都要被不停提高的快感壓垮了,陰道里緊緊閉合的淫肉被不停挑弄,擠壓,被帶著青筋的粗肉棒不??迅?,讓她的心思全集中到了下身玩弄著她的大棒子上。
  看著女友被對方粗大的肉棒征服,被高潮的性愛技術弄的心不在焉,埃諾心里著急死了,可是自己的陽物似乎是進入了不應期,盡管還被女友的小手捏著,可是就像個破掉的氣球似的毫無反應。
  埃諾挪動了幾下身體,可是下體始終軟綿綿的,頂在薇薇安的小手上像條小蟲般。
  「薇薇安…薇薇安,薇薇安!」
  弱弱連叫了幾聲,女友才把臉慢吞吞的轉向他,還在為淫肉包裹的肉棒不是輕哼幾聲。
  「我,我只是暫時沒有勃起而已,你能多摸一摸嗎,我保證,我不會再叫你失望了?!?br />  可是薇薇安看了一眼埃諾的下體,只是撇了一下嘴。
  大叔的手捏到薇薇安來回搖晃的乳房上,手指搓弄著粉紅色的乳頭,手掌不停的用力揉捏著,他的目光和埃諾對上了。
  惡心大叔的小眼睛里是得意而驕傲的光芒,看著不??儀蟮陌E?,大叔左手用力拍了一下胯下白嫩的臀肉,滿意的看著晃動的性感波浪。
  「小哥啊,你也真是的,對自身的磨練還不夠啊,小薇薇安,不要太讓他絕望啊,手淫不行了是吧,嗯不想想,薇薇安你就吸吸吧,再幫他一下?!貢簧駁霓鞭卑蔡鶩房醋虐E?,臉上是不太情愿的表情。
  「來吧,我是個既熱心,又溫柔的大方大叔啊,哈哈,小薇薇安,用嘴幫他一下吧,剛剛沒說只有一發的機會啊,要比試就要進行到底才行啊?!罐鞭卑部醋懦聊呂吹哪杏?,用鼻子哼了一聲「埃諾,你可要學著啊,你看大叔多知道關心人啊,你要表達感謝,快點,不然我不會幫你的?!拱E悼醋嘔乖諗焉硨筧Σ俑傻某舐笫?,感覺喉嚨被堵住了一樣。
  「謝…謝謝」
  「什么啊,埃諾,有禮貌一點呀,不許敷衍,要認真的感謝啦?!罐鞭卑倉迤鵜紀?,捏了一下手里軟綿綿的肉棒「謝,謝謝您,讓薇薇安吸吮我的下身,幫我勃起…」
  看著埃諾眼神渙散的說出感謝,薇薇安嘆了一聲,還是張開小嘴,粉紅的舌頭觸到同樣鮮嫩的龜頭,甚至深入包皮一圈圈舔弄,接著薇薇安就閉上嘴,連著下面兩粒睪丸把整個陽物都含住了。
  身后的大叔看著聽話的兩人,下身不停,繼續施展自己精熟的各種伎倆,在薇薇安鮮嫩的下身盡情操干著。
  被女友含住整根肉棒,埃諾感覺到溫暖,濕潤,和無處不在的細膩夾吸蠕動,下身又漸漸有了感覺,本來軟綿綿的陽物好像打了興奮劑,又開始慢慢充血,可是,感受到的快感簡直要讓他騰云駕霧般享受,感覺到下面傳來的極速增加的尿意,埃諾輕哼著拼盡全力,對抗著身體的本能反應,無視尿道中今天多次受到刺激的火辣刺痛,無視一波波快感,自己一定要向薇薇安證明一下。
  可惜只過去幾秒,埃諾幾乎能感覺到自己的陽具下面懸掛得睪丸顫抖一下,然后伴著一陣陣被過度壓榨的痛感,精子在輸精管里一路向上,進入已經火辣作痛的龜頭,痛感,羞恥和心靈創傷一并發作,埃諾哼哼幾聲,倒下昏了過去。
  看著徹底倒下的埃諾,薇薇安輕輕張開嘴,他漏出的精子被口水稀釋一下,變成了透明的,不過薇薇安還是呸了一聲,把口水吐到了草地上。
  大叔發出低沉的嘲笑聲,全力運轉的粗壯雞巴不停抽動,從薇薇安下身不停帶出之前射入的精液和她本能分泌的淫水,薇薇安的臉蛋變得通紅,她泄過一次,忍耐力已經提高了不少,可是被這樣強壯的生殖器不停插入,她的雙腿抽動著,下身的肌肉已經不能自由收縮,只能無力的等待下一輪更加激烈的高潮到來。
  很快,薇薇安的淫穴抽搐的頻率提高了,大叔敏銳地察覺到,默默加快了插入的頻率,一連串睪丸和屁股碰撞的啪啪聲間幾乎都沒有了間隔,接著,大叔便慣技重施,兩只大手用力把住薇薇安的腰臀,好像抓著一個大號飛機杯似的,一連幾下狠狠的把下身裝入薇薇安的陰戶中,聲音也非常響亮。
  「啊…哦哦噢…又,又要…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薇薇安被粗大的雞巴干得又一次翻起白眼,下體蠕動不停的蜜處本能的死死裹住強壯的碩大陽具,好像漏水了一樣流出大量淫水,還在抽搐著吮吸大雞巴硬梆梆的龜頭。
  感覺到薇薇安已經迎來高潮,大叔并沒有停下動作,配合她射出濃稠黏糊的精子,直接占滿她的子宮,而是伸手把她抓了起來,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好像真把薇薇安嬌嫩的身體當成飛機杯一樣,牢牢捏住她向下落去,同時下身仍然高聳精神的肉棒不停猛頂,連一秒鐘喘息時間也不留給她,開始了瘋狂的最后沖刺。
  連續不停的高強度性愛幾乎要把薇薇安奸淫到發瘋,她美麗的臉蛋露出崩壞的表情,腦袋向一邊歪倒,嘴角流下一線晶瑩的口水,那絲線落到了她挺立的飽滿鮮紅的乳頭上,隨著惡心大叔粗暴的玩弄,像個損壞的布娃娃一樣輕輕擺著頭。
  下身里來回不停的雞巴每次插入都會狠狠撞上她原本純潔的子宮,薇薇安的陰戶像個小龍頭,隨著進出不停的粗野陽物一股一股流出淫水,精子的混合物。
  單調的噼啪聲持續不斷,可是埃諾已經昏了過去,看不到女友被淫亂的玩壞,看不到她晃動不停的兩團渾圓玉乳和崩壞的表情了。
  薇薇安又承受了不止多少次抽插,身體在起伏之中抽搐了幾下,她兩片陰唇間的濕滑洞口隨著陽具的進出流出大量的淫水。
  大叔的右手順著薇薇安光潔的小腹向上,捏住了一團渾圓的乳房,拉動,揉捏,手指深深陷入乳肉,用力揉搓挺起的乳頭,捏住這鮮嫩柔軟的小凸起向上拉動,直到整個乳房都變成筍形,薇薇安并沒有任何反應,只能聽到她間或發出一聲微弱的嚶嚀。
  大叔輕輕喘了一口氣,下身漸漸放慢了速度,最后停頓下來,把薇薇安放進了自己懷里,只是肉棒還整根插入了薇薇安的下身,龜頭向上頂住子宮的口部。
  大叔伸手扶起薇薇安的俏臉,可是她的目光并沒有絲毫移動,只是向上把焦距投射到遠方,撫過輕柔微卷的金色長發,大叔輕輕搖晃了幾下,薇薇安只是機械的在大叔的手中晃動,并沒有一點反應。
  大叔自滿的輕笑一聲,伸出舌苔粗糙的粗紅長舌,在光潔的臉蛋上舔舐,「呼呼,小薇薇安,刺激太強烈,和小哥一樣強制脫離了?還是只是爽到失去了反應能力?好吧,第一天就不太著急了,就到這里啦?!顧底?,大叔雙臂環抱住薇薇安性感的身體,下身鼓脹的睪丸收縮,顫動,把一大泡粘稠,白濁的精子注入了薇薇安的子宮里。
  就像一組凝固的雕像,良久,大叔才把薇薇安俯面放到地上,脫離淫穴時,肉棒輕晃的前端帶出一條半固態的凝結精液,落在草地上,薇薇安仍是一副被玩壞般的樣子,沒有任何反應。
  順著一線白色黏液向上,薇薇安原本緊貼閉合的兩片陰唇已經張開一指寬的縫隙,不再有節奏的抽動,只能緩慢的微微張合,依稀能看到里面滿是膠合劑一樣的濃稠液體,淫靡的白色,刺鼻的腥臭,卻牢牢粘掛在薇薇安粉紅嬌嫩的陰道中,根本不向外流淌。
  大叔看著兩個精疲力盡的男女,右手輕輕的打了個響指,一方不過一平方公里左右的袖珍環境開始從邊緣徐徐崩潰,一切都落入了不變的黑暗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