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的乐透乐彩票论坛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偷渡香港的雨兒
偷渡香港的雨兒

808七星彩票论坛:偷渡香港的雨兒

在廣州,雨兒憑借自己的相貌工作并不難找,工作環境和工資待遇都好的超出了她的想象,但沒有一家她能干的長。

  兩個月里,她已經換了好幾家公司,原因是她的上司都對她提出非分要求,有的甚至在辦公室里對她動手動腳,她都堅決的反對,誓死不從,這樣,不是人家炒她魷魚便是她難以忍受憤然離開。

  一位老總曾對她說:"小姐,你一沒有文憑,二沒有能力,三沒有社會關系,我花那么多工資請你來干什么,還不是因為你漂亮,你這么不懂事,有福都不會享,以后還怎么在社會上混啊,"初入社會的她才感到外面世界的復雜。

  來廣州兩個月后,雨兒已陷入了困境,身上的錢也所剩無幾,有生以來第一次遇上這么大的麻煩,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一天傍晚,她在一家大排檔吃飯,鄰座的一位漂亮女人主動過來和她搭仙,問明了她的一些情況后,那女人問她想不想去香港,說是自己的一個朋友在香港有一家時裝公司,托她在內地找幾位模特兒,剛去工資5000港幣,成名后可以拿到幾萬,還一個勁的贊嘆她長得那么漂亮,身材又是一級的棒,不去當時裝模特兒實在可惜,并說她要去了香港一定會走紅,雖然當時雨兒很是心動,但還是有所懷疑,她不敢相信這天大的好事會降落在她的頭上,于是就答應讓她考慮考慮。

  那女人并沒有強求她,臨別時抵給她一張名片,讓考慮好了就更她聯系,但最遲不能超過明天,女人心中暗喜地離開了她,因為她已經從雨兒的眼睛里看到了結果。知道她一定會去的。

  這個晚上,雨兒幾乎一夜都沒有睡覺,香港,那是一個多么迷人的地方,她以前就曾幻想過自己能有一天到香港區逛一逛,現在機會便早早地來到了,雖然她還留戀父母,不愿離他們太遠,還擔心自己這次會不會又一次上當受騙,但一想到自己又可以走上舞臺,有機會去實現自己的明星之夢,她還是激動不已,更何況自己現在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于是她下定決心,再去博一博。

  第二天一早,她便打電話給那女人,表示自己愿意去,并直言她目前已身無分文,那女人卻表示沒有關系,可以到她哪里去,吃住由她負者,并問清楚她的地址,告訴她等一下會有車來接她,中午時分,果然有一男子開一輛奔馳轎車來找她,她收拾一下自己簡單的行李便跟他上了車。

  她剛來兩個月,對廣州還不是太熟悉。車子拉著她跑了很長一段路,在一個遠離市區珠江邊的一棟豪華別墅門前停了下來,走進大廳,昨天那位女人熱情地接待了她,安排了她的住處。

  女人告訴她自己叫徐曼莉,以后可以叫她莉姐,讓她放隨便一點,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樣,雨爾在客廳里注意到,還有其它七個女孩子也在那里,雖然個兒頭高低不一,身材胖瘦不同,但都長得很漂亮。

  那天晚上,莉姐給她們開會,告訴他們去香港正式手續很難辦,要辦起碼要等三個月,甚至要等上半年,還不一定辦的下來,現在要去就是有一個辦法-— 偷渡,手續可以以后在慢慢辦,她表示路子很熟,絕對可以把她們安全地送到香港,并讓她們表態,誰不愿意去,可以離開。

  幾位姑娘都表示愿意盡快就走,莉姐還告訴他們,為了安全期間,這幾天不能和家人朋友聯系,以免走漏風聲引起警察的注意,搞不好還要去坐牢,姑娘們也都點頭答應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九點,萍姐突然通知她們說馬上就走,也不要帶行李,說一切日用的東西那邊會有人幫他們準備,然后叫兩個男人帶她們走,因為沒有月亮,天就特別黑,風也很大,他們嚇得心驚肉跳,連大氣也不敢出,跟著兩個男人偷偷摸摸來到江邊,上了一條不大的貨船,船上的人讓她們鉆進底艙,兇巴巴的讓他們不要說話,然后就蓋上了艙蓋。

  船艙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又悶又熱,雨兒又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心中不禁害怕起來,她只好雙手環抱者膝蓋龜縮在船艙的一角,耳邊傳來發動機的突突聲和風浪拍打船體地啪啪聲,身體能感覺到船在上下起伏。

  過了不一會兒,有人已經相繼開始吐了起來,這使得船艙里的空氣更加的難聞,雨兒也忍不住開始嘔吐,不一會兒功夫,她已經吐了五六次,她感到自己的腸子都快要吐出來了,頭腦又脹又痛,思維也開始迷糊起來,偶爾,她還能聽到有同伴在小聲的哭泣。時間過的正慢,雨兒仿佛在經歷幾年的痛苦,她覺得自己已經快活不下去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終于一切都平靜下來,艙門被打開,一束手電光照射進來,有個男人讓她們別出聲,趕快出來,總算熬到頭了,雨兒咪咪忽忽地爬起來,跟著大家沿著艙門爬了出來,有個男人打著手電給她們引路,幾個姑娘心驚膽戰的跟著那男人繞過海邊的亂石,上了一輛停在樹林里的面包車,車子馬上啟動,快速地向夜色中沖去。

  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雨兒慢慢的清醒了一點,她可以看見車子沿著一條山邊的公路快速地向前奔馳,望望窗外,依然是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見,二十分鐘后,面包車開進一個很高的大門里,在一棟小樓的門前停了下來,車里的人對她們說:“到了,下車吧?!庇甓粽諾男那檎獠漚ソサ姆潘上呂?。

  大樓里裝修得很漂亮,雨兒她們被帶進三樓的一間招待室,精疲力盡的姑娘們一進門就跌坐在沙發上,一個個精神全無,頭發散亂,衣服臟的更是不成樣子,上面還或多或少的粘有她們在船上的嘔吐物。

  有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走進來,女人用廣州腔的普通話對她們說:“大家興苦了,歡迎你們來到香港,今天你們太累了,等一下沖個涼,好好的睡一覺,其它的事明天再說,來,這是你們明天要穿的衣服,有什么問題可以來找我,她們都叫我四姐,你們以后就叫我四姐吧?!?br />
  說完,每人遞給她們一個大大的紙袋,并拿出一個筆記本,逐一旬問了他們的名字和各人的鞋號,說鞋子明天會送到他們的房間里,然后把她們兩個人一組分別帶進幾個房間里,房間很漂亮,像賓館似的,有兩張席夢思床,有地毯空調,還有衛生間。

  雨兒的同伴看來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一進門就爬在床上睡了起來,雨兒強撐著了到衛生間洗了個澡,還上了袋子里的內褲,那是一件帶花邊薄薄的內褲,穿上會顯得特別的性感,雨兒也很喜歡。

  雨兒睡覺是從來不帶乳罩的,這也許就是她乳房發育很好的原因,躺在那軟軟的床上,她也很快就進入了夢鄉,臉上還掛著甜甜的笑容,也許,在夢里她夢見自己已經成為一顆明星,但她哪里知道,她現在已經完完全全的落入了虎口,明天就將是她惡夢的開始。

  也許是昨天太累,雨兒直睡到下午兩點才醒來,同伴已經起床在那里試穿她的新衣,看來她很喜歡這件衣服,站在鏡子前擺來擺去的欣賞,雨兒也打開她的袋子,里邊有一件黑色的沒有吊帶的乳罩,很薄,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和一件黑色的彈力筒裙,床變還放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她很快地穿戴起來,梳洗完畢后來到鏡子前面,同伴馬上贊嘆起來:“哇,你穿這件衣服正是又漂亮又性感,”

  雨兒卻覺得有點兒不自在,她從來沒有穿過這么高的高跟鞋,腳尖還有點微微的發痛,使她不由得挺直了身子,雨兒本來就是一米六八的個兒,這樣就顯得更加的苗條,那件裙子很短,上身僅齊胸,沒有吊帶,雪白的臂膀都露在外面,下身也很短,堪堪能遮住屁股,跟顯得雙腿修長,衣料是高彈力的,緊緊地包裹住身體,把雨兒那迷人的曲線顯示得淋漓盡致。

  雨兒雖不愿意穿得這么暴露,但也無其它衣服可穿,自己的臟衣服和鞋子好象已經被人拿走了,在想一想,這件衣服也蠻漂亮的,就這樣吧。

  回頭看看那位同伴,穿一件和自己同樣款式的裙子,不過顏色是天藍色的,配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個頭雖比自己略矮一點,但身材長相很不錯,也很迷人,兩人互相介紹,雨兒才知道她叫李娜,是東北哈爾濱人,和自己同齡,也是十九歲,來這里以前已經在廣州作了近一年的歌舞廳小姐。

  這時,有人給她們送飯進來,兩人的肚子昨天晚上都已經吐地干干盡盡,現在也實在餓極了,就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飯后,四姐進來通知她們,說老板等一下要見她們,讓她們化化妝,打扮得漂亮一點,桌子上已經有一堆化妝品,兩人很快的化好妝,彼此看看,都比以前更加漂亮。

  過了一會兒,他們八個人又被召集在一起,由兩個男人帶她們去見老板,其他幾個姐妹也穿和她們一樣款式的裙子,只不過顏色各異,有紅色的、黃色的、灰色的,每人一色,一個個都打扮的漂漂亮亮,性感十足,由于鞋跟很高的原因,走起路來屁股就不由得搖來擺去,更是風騷十足,看的幾個男人直咽口水。

  穿過一條地下通道,她們被帶進隔壁別墅的一個房間里,房間里很豪華,正中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穿著睡衣的中年男子,看樣子他就是老板,他的身后站著兩名彪形大漢,樣子很兇。

  帶她們來的一個男人讓她們面對老板在屋子中間站成一排,然后走過去畢恭畢敬地對座子沙發上的男子說:“大哥,這些是昨天晚上到的貨,您看看?!?br />
  那男人“嗯”了一聲,擺擺手讓他站在一邊,站起身來走到幾位姑娘的面前,一個個的從上倒下仔細的盯著她們看,一邊看嘴里還一邊念叨:“嗯,不錯,不錯!”看的她們身上直發毛。

  看完身前又看身后,看完一圈,又來到雨兒的身前仔細看了看,指一指雨兒,然后對帶雨兒她們來的兩名男人說:“把她留下,其他的你們帶去,這可是一批好貨,告訴老四一定要好好的下功夫訓練,”

  “是,大哥?!彼橇糲鋁擻甓?,帶著其余的姑娘出去了。

  雨兒一個人站在那里,面對三個男人,她感到一種不祥之兆,心里馬上害怕起來。

  果然,那男人說道:“把她衣服扒下來?!?br />
  “是,大哥?!被姑壞扔甓從?,男人身后的兩名大漢已襲身來到雨兒的身邊把她的兩條胳臂加了起來。

  “你們干什么,放開我,放開我?!庇甓伎蘚?,拚命的掙扎,但她一個姑娘那是兩名大漢的對手,很快,裙子被脫掉,乳罩內褲還有絲襪連撕帶扯的被扒了下來,手腳也被固定住不能動,只是她還在哭喊。

  赤裸得雨兒渾身雪白,身材苗條,不胖不瘦,兩個半球型的乳房掛在胸前,乳頭周圍是粉紅色的乳暈,細細的腰身,圓圓的屁股,修長的雙腿,一雙小腳,下腹部點綴著一小撮黑黑的陰毛,正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尤物,只是由于掙扎使那一頭烏黑的長發顯得有些散亂,那男人來到身前,用手捏住她的下巴轉過她的臉看看說:“長的正是漂亮??!”又去摸摸她的乳房,捏捏她的屁股,然后說道:

  “帶她到里邊去?!?br />
  雨兒被兩名大漢拖進隔壁的套間,,丟在一張大床上,那男人隨即跟了進來,對兩名大漢揮揮手“你們出去?!?br />
  “是,大哥?!繃餃送肆順鋈?,隨手關上了房門。

  那男人脫掉睡衣,露出了渾身結實肌肉,跨間的肉棒已經挺立在那里,又粗又大,雨兒現在已經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害怕的卷縮在那里哭泣著,男人迅速的撲了上來。

  “滾開,滾開?!庇甓槐咿彰目蘚?,一邊拚命的拳打腳踢,由于雨兒死命的反抗,那男人竟一時無法得手,“噢,還是一朵帶刺兒的玫瑰?!閉飧右鵒慫惱鞣?,他又使勁地抓住了雨兒的雙手。

  女人畢竟是女人,由于拚命的反抗,一會兒功夫,雨兒就漸漸沒了力氣,她的雙手被分開壓在兩邊,腿也被分開,男人終于壓在了她的身上,她還在掙扎,但已經很微弱了,男人笑看著她說:“小寶貝,別哭,一會兒我就讓你高興的要死?!彼低?,男人腰身一挺,那粗大的肉棒向雨兒的小穴里插了進去。

  “啊——”雨兒雖已不是處女,但還是第一次承受這么大的肉棒,又沒有淫睡滋潤,小穴就向被撕裂一樣,她不由的大叫一聲,淚流滿面。

  男人并不急于進攻,他低下頭去親吻雨兒的脖子,用舌頭去添弄雨兒的耳根,他是個性愛高手,知道怎么弄回引起女人強烈的性欲,他又去親吻雨兒的雙乳,用舌頭挑逗她的乳頭,還在乳頭周圍繞圈兒,雨兒的乳頭也漸漸變硬,與此同時,他的下邊也開始活動起來,那肉棒輕輕的拔出,又慢慢的插入,到底再輕輕的頂一頂,然后再輕輕的拔出,慢慢的插入。

  兇狠的男人突然邊的那么溫柔,雨兒緊張的神經也慢慢的松弛下來,現在,她已經無任何反抗的力量了,但她還在屈辱的哭泣,經過男人的挑逗,漸漸的她還有了反應,雙乳引起的興奮慢慢的向全身擴展,下身也漸漸的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酥酥麻麻的舒服感,小穴里也流出大量的淫水,每當男人的肉棒拔出時小穴就會感到空虛,插入時就會很充實。

  由于男人的動作很慢,小穴竟然開始癢的難受,雨兒已停止了哭泣,咬著嘴唇閉上了眼睛,頭還不時的擺來擺去,她好象正在忍受著另外一種痛苦,漸漸的她再也忍不住了,竟然會挺動屁股去迎湊它的插入。

  看到雨兒的神態,那男人知道她已經興奮起來,于是就放開了雨兒的雙手,雨兒果然也不再反抗,男人挺起身來,雙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肉棒也漸漸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嗯……,”雨兒興奮的發出淫叫聲來,兩只手死命地抓床單,頭在不斷的搬動。屁股也在不斷的挺動,主動的配合著男人的動作。

  “啊,叫聲也那么迷人,怎么樣,舒服吧?”看到雨兒已漸入佳境,男人抬起身來,跪在她的雙腿間,兩手抓住她的腳腕,舉起來向兩邊分開,令她感到驚奇的是,別的女人做這個動作時雙腿就會打彎,而雨而是舞蹈演員,腿就可以伸的很直,這是她的姿態更加優美,男人更加興奮起來,快速有力的在雨兒的小穴里抽插。

  “嗯……嗯……嗯……”雨兒淫叫得更加大聲,雙手也不住的摸捏自己的乳房,上身像蛇一樣的擺動著,小穴的快感迅速傳遍全身,一浪高過一浪,雨兒感覺自己就像升上了天空,在藍天白云剪飄來飄去,男人一次次的沖擊,把她帶向更高,終于高潮來臨,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傳遍全身,一股淫液從小穴里噴出,小穴一下一下的收縮,她長叫一聲,軟在那里再也不動了。

  看看雨兒的高潮已經來臨,男人也不動了,他的肉棒還留在小穴里,享受著小穴收縮的舒服感,但他萬萬沒想到,隨著一次次的收縮,雨兒的小穴里竟然傳來一種強大的吸力,差一點讓他這個沙場老將射出精來,好在他定力夠強。

  “哇!這居然是個寶穴?!閉庖饌獾姆⑾質顧餐蚍?,這種小穴經過訓練就可以變成能使男人起死回生的寶穴,在女人中可說是萬里挑一,他更加喜愛雨兒了。

  他把已經癱軟的雨兒翻過身來,讓他爬在床上,雙手抓住她的腰,讓自己的肉棒從后面插進雨兒的小穴里,猛烈的抽送起來,雨兒的屁股白白的,圓圓的,柔柔軟軟,隨著男人的沖擊發出“啪,啪”的響聲。

  雨兒高潮過后,剛剛清醒,肉棒在小穴的插弄又使她很快的興奮起來,嘴里發出淫浪的叫聲,屁股不斷地搖來擺去配合著他的動作,胸牽掛著的兩個乳房蕩來蕩去,淫性十足,被插了七八分鐘后,雨兒的高潮又一次來臨,被干的軟在那里,那男人似乎并沒有盡興,她讓雨兒側臥在床上,然后也躺在她的身后,扳起她的一條腿來,從身后又重新插入她的小穴。

  剛才的一番折騰,他確實也有點累了,這樣的體位能邊休息邊干,他一只手摸捏雨兒的乳房,另一只手則伸進雨兒的兩腿間用指頭去挑逗雨兒的陰蒂,這一次,雨兒很快就達到了高潮,那男人也不想再忍,狠狠的插了幾下,一股濃熱的精液噴射在雨兒小穴的深處,讓雨兒舒服的渾身直打哆嗦。

  過了一會兒,男人才從雨兒的小穴里拔出了軟下來的陽物,真是心滿意足,他的隊伍里又填了一位超級淫娃,他躺在那里一邊休息,一邊用手撫摸著雨兒,欣賞著雨兒白白的像綢緞般的皮膚。

  雨兒的高潮漸漸的退去,思想也從天上回到了現實中,她轉身看了看身邊的男人,慢慢回想起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悲憤交加,她把自己卷曲起來,又一次委曲地哭了。那男人又拍拍她的屁股,起身穿上了睡衣。

  【完】